服务电话: 13929266401

公司新闻

鼓风机与自来水(图)

发布时间:2016-08-31

   呼和浩特市东陶卜齐村(今属赛罕区)的王六斤,是我祖母的奶儿子,奶媳妇叫李兰兰,是村里有名的劳动能手,曾担任过大队的妇女主任,家有一个女儿,三个儿子。女儿、女婿是教师,不在本村;大儿子成家后另过,改革开放以来,在外打拼;二儿子念书、回乡,成家后也另过,住隔壁;三儿子念书,最后成家,在呼和浩特市工作。儿女们尽管孝顺,也“常回家看看”,但老两口晚年只有二儿子一家在身边。

  六斤叔叔也是劳动能手。“大跃进”时,村里大搞农田水利建设,生产队组织打井,打井过程中,中途塌方,出了事故,叔叔受重伤,愈后落下残疾,腰直不起来,成天佝偻着,不能干重活,生活的重担落在六斤婶子的身上。田里劳动已经够累了,回家还得做饭。

  当时村里没通电,做饭时为使火苗旺一些,村里用一种木制的老式风箱吹风,拉风箱也不是苦轻的营生,特别是蒸莜面时火小了不行,中途停下不拉—断了“气”更不行—蒸不熟。

  1964年,我们村通了电,家家安上了电灯,木风箱也先后换成了电风箱(鼓风机),用火时,拿柴取煤,点着,一按开关,机声嗡嗡,火苗呼呼,方便极了。

  一年回家,我去看望他们,说起通电的事,六斤婶子说:“再也不用拉‘二股子’(指拉老式木风箱)了,安上电风箱,等于又娶了半个媳妇……”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。

  陶卜齐村民的吃水、用水,虽然不像有的地方要建水窖或者走出几里、几十里去肩挑驴驮地找水、运水,但本村的水井是很深的,约有三丈,是辘轳井。井台上安辘轳,担水时用辘轳绞动井绳,拉起汲了水的水斗(取水容器,一般为柳条编制),再把水倒进自家桶里……女人们大多摇不动辘轳,男人们劳累一天,回家担水也是一项必不可少的繁重任务。通了电以后,再也不用摇辘轳打水了,先是换上了深水泵,把水抽在水箱里,人们担水拧开水龙头就可以接到水了。后来,全村都通了自来水,真是“自来水流流水长,水管子接到水瓮上”,什么时候用水,用吧!

  过了半年,我回家又去看望了六斤叔叔和婶子,说起村子里的变化,六斤婶子说:“再也不用为担水发愁了,通了自来水,等于又多了半个儿子……”从心里发出了幸福的笑声。

  1990年,六斤叔叔去世。到2003年婶婶去世时,村里已经有了不少电器设备,加工米面,做粉条,压面条,都已电器化;播种、收割都用上了机器,耕地也不用牛啦,政府资助村里还准备建设沼气池呢!

致荣华冠鼓风机作为专业的高压鼓风机制造商,技术源自于日本!鼓风机核心部件来自台湾!我们为全国客户提供稳定的高质量的高压风机供应,同时提供全面的信息咨询服务,欢迎您加工作人员QQ或致电为您服务!